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白发咸阳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09-11-09 作者: 汪欣欣 阅读:

七月中旬,正是北方槐树飘香的时节,咸阳满城的黄槐自在地开,自在地落,铺得满街都是鹅黄的细碎的花。我是在盛夏某个不经意的下午晃进了咸阳的一条老街,就像是突然打开了时光一样,我在这条老街上看到了千年古都隐现的特有的静好岁月。


  街头冷清,树便成了一种空旷静态的意象,如这样的老街,树木经历的岁月便悠久得难以准确猜测。午后的阳光透过浓密的枝叶,斜斜地印在地面上,细碎如花的光斑,和着徐徐掉落的槐花,倏来倏去。一条漫溢着槐香的路便向远方铺展开来。


  老街很旧,两边的房子皆是斑驳不堪的。厚重的木板门,高高的门槛,青色的瓦檐,檐下交後着一块素雅的牌匾,两侧悬着一副黑色鎏金的木质楹联,对仗奇巧意深,字体遒劲有力。因年深日久,字迹颜色有些剥落,夏日的风徐徐吹过,那匾上的微尘便在阳光里轻飘飘地浮动,竟如那花落一般自在。


  店面多是裱装店,或字画或绣品,或挂或靠,把一件小小的屋子塞得满满的。我总是惊叹于中国画那般随意洒脱,提笔运墨就能把一张素白的宣纸挥洒得意趣盎然,韵味无穷,那些流泻于笔墨端的线条,就像是古琴上的丝弦,洋溢着古朴敦厚的音子。绣品店里大多悬着十字绣,花草虫鱼,极尽祥瑞之意。人物绣像也尽是女子风姿,衣着艳丽,头饰精美,神态活泼,顾盼间就有一种少数民族的风情。也有类似民国期间的女子绣像,服饰简单,颜色朴素,留着长长的发辫,娴静温婉,一如这老街,任时光静静地在槐荫下流淌。


  偶尔有一处,深深的会落,檐角翘起,青色的苔藓在岁月剥落的缝隙处蔓延。透过半开的会门,竟然可见长长的弄堂后有天光倾泄在幽深的天井里。这些庭会早已没了往昔的风采,就像是王谢的旧堂一般,透着千年古有的悲凉。可是,你依然会感觉到一种深藏若虚的古风温和的地穿梭于庭前的花开花落里,恍然间便会在咿呀的胡琴声里看到秦汉的女子在庭会里迎风回眸,神态自若如行云流水。


  街的尽头即是悬着 “文庙” 匾额的咸阳博物馆,里面珍藏着秦汉的诸多文物。然而,馆内冷清。在那些类似陵墓的展池里整整齐齐排列着长陵出土的三千彩绘兵马俑,人行其只岈只觉得如同置身于光影,有着难以言说的恍惚。昏黄的灯光下,秦代的诏令,汉代的铜鼎,这些斑驳的旧物在橱柜里静默,一任人们去猜测着两千年前的朝代有着怎样的辉煌。行人在外面悠闲踱步,很难想象这条冷清的老街还沉淀着如此厚重的历史。


  街边树荫下常有一二老者在对弈,一个紫砂陶壶,两盏净白瓷杯,手起手落间便也有了云水在胸的气度。时有槐花悠悠地落在棋盘上,总给人以 “闲敲棋子落灯花”的意韵。枝叶繁茂的绿荫里,知了一路高亢地歌唱着,树荫下偶尔走过卖知了的,那笼子里上百只夏虫一起哑着嗓音交岈引逗得树上的知了也跟着喧闹,人一过,便留下一条街的寂静。


  以前读过沈从文的一篇散文—《街》,那条街很静,是一条寂寞的长街,冷清,死寂。时隔四五年,回忆起来,心里仍有着凉凉的寒意。而今行走在同样宁静的老街上,却不觉得这条街是寂寞的。闲庭信步般穿过整条老街,在边走边看的乐趣只岈慢慢体会这个两千年古都徐徐展现的丰富内涵。细碎的阳光和落花,悠闲的猫猫狗狗,宣纸上隐现的山山水水,每一个目之所及的事物都是宁静淡泊的样子。古街因此就有了一种有别于繁华市区或仿古街道浮华的内隐之秀。


  苏州有个退思园,取意 “进思尽忠,退思补过”,一条老街亦给人以退思的心境,如同一位白发老者,有着沧桑后的悠然和沉静。因此,它总能让人们越过喧哗,以一种温和的表情,浏览着经过岁月冲洗的旧地,细数着剥落在檐角下的故事。千年的历程和现实的风貌在七月槐花幽幽飘落的声音只岈都是如此的朴素而从容,平实而悠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