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清 明 时 节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0-04-26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屈指一算,进入大学已两年半多。自从上大学后,还未回家过清明节。一年的清明又来临,便提前十多天买好了回家的车票。踏上回家的列车,回到莺飞草长,桃花盛开的江南。


  清明,唯一一个既是节气又是传统节日的日子。作为节气,素有“清明前后,种瓜点豆”之说。春分已过,阳光日渐温暖,家乡的燕子在春分前一天准时“回家”,“喃喃”的燕声回荡屋里,清脆而生动。燕子穿梭在“千树万树梨花开”,纯白的梨花映衬着一袭黑色礼服的燕儿;低飞过梨花,前往铺满大片嫩黄油菜花的田间,享受着油菜花散发出的清香。燕子们在田间稍作停留,衔土回家筑窝。“沾衣欲湿杏花雨”,雨是必不可少的。春雨滴落在山林,雨水渗入泥土,回暖的大地,透过水汽、伴着柔软的风将泥土味儿盈满空气。更多的雨水,在林间汇成清泉,顺着蜿蜒的山沟,汩汩而下,流进田埂旁的小水渠。窄窄的田埂两侧,胡葱、艾青、柿菜、荠菜清脆遍地;稍远处的竹林里,笋破土而出,亭亭玉立。有些笋长途跋涉,竟然长在了田埂中央。放眼远山,树叶开始飘落,墨绿的叶片被嫩绿的叶芽取代,粉红的杜鹃花,夹杂在绿叶之间,显得耀眼又平添几许生机。


  作为传统节日,清明与春节、端午、中秋并为中国四大传统节日。清明时节,

祭奠先祖,亦是千年的传统。家乡自有在节前上坟扫墓的风俗。在家人一起去上坟扫墓之前,父亲早已前往先祖坟茔处割草、打扫,并在坟上覆盖一层新年的黄土。母亲则提早一星期在田埂旁,剪好了艾青送回老家。回到家那天晚上,奶奶、母亲还有隔壁邻居,用艾草、面粉以及芝麻制作清明团子。包子般大小,扁平,深绿色,清新可口。家乡的人,前去祭祖便会捎上清明团子,放在墓碑前,以祭奠先人。


  第二天,6点多,天色已亮,家人开始打点祭祖物品。吃完清明团子后,一家人前去坟茔所在的山上。祭祖在每位后辈的心中装着,一到清明时节,无论闲或忙,都一家人给先人扫墓,寄托缅怀之情。一个家族会有共同的祖先,我们家和同姓的族人一起祭扫先人。站在墓碑前,后辈敬然肃穆。长辈们则仔细看着墓碑上简明的家谱,向我们后辈讲述极少耳闻的家史和家族渊源。先人在清末鸦片战争后,为了逃避战乱定居在四周环山的狭长山村。一住就是一百多年,到我已是第七代了,如今在最早的居住地还有同姓的族人。先人中有当地的贤人———识字最多,文化高;有劳苦一生的农民;勤俭持家的女子;有参军打仗的士兵;也有花季雨季即去世的少年。一代又一代,人非物是,先人好学、纯朴、勤劳、友善的传统风气,需要我等后辈学习和继承。


  一个家庭有家史,一个家族有族谱,一个地方有地方志,一个国家有国史。清明时节,我们前去祭扫祖先,在长辈的讲述下,了解先祖,知晓家族历史,知道自己生长的环境,体验家庭的文化氛围。于国家我们是否也需要如此呢?答案是肯定的。千年积淀的历史底蕴,值得我们探寻。以一颗崇敬之心,翻读历史、阅读文化,取其精华,继承精髓。懂得如何继郴岈才能知晓如何前进,我们才会日益清明。


  清明已过,春却依旧,愿清静明朗之风沐浴我们!

 

                          (木 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