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假如还有三天安宁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0-04-28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闭上眼,是三分钟浓重的黑色。

 

四周一片寂静,思维伸出触角,织起密密麻麻的网,想留住些什么。先是汶川,再是玉树。中国人的脊梁是压不弯的,中国人的坚强是打不倒的,三千年历史的中国面对过的灾难是数不清的。皆说国难兴邦,但我们能还能承受几个汶川、几个玉树?我们还能承受多少死亡,多少哀伤?将会有哪一次的玉树是压倒中国骆驼的那根轻羽毛?我不知道。在这无声无息的悲伤只岈我将自己带入了一个残忍的假如——假如还有三天安宁。

 

头一天,我将和亲人朋友度过。我想亲吻奶奶的透着沧桑气息的皱纹,拥抱爸爸略显伛偻的身躯,对妈妈说我爱你。

 

    我会屈膝坐在他们的脚边,听他们讲讲以前的故事。奶奶对我感慨她那个年代的艰辛困苦,也会对我说起爸爸曾经做过的一些糗事。爸妈对我讲述他们的相遇相恋,多么平淡无奇的婚恋在他们口中显得独一无二。但提到最多的还是我的故事,我出生时天气多么的晴朗,我的哭声多么的洪亮,我小时多么的胆大包天或者调皮捣蛋。我只用静静地听着,看着他们眼里流露出的小骄傲。

 

我要跟我的挚友聊聊从前,回忆我们曾经的相识、误解、相知。前世多少次的回眸才换来此生与你的患难与共,我要诉说我的幸运。

 

第二天,我要去拜访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每一间寺庙,每一处古迹。我想看看敦煌,看那色彩浓烈的壁画、万人朝拜的大佛,看苍凉的鸣沙山旁那一弯清澈的泉水、泉水边那古老破旧的小寺庙、寺庙里有宁静悠远的禅音,甚至是透过道士窟看那曾经愚蠢的道士如何自以为是地荼毒这些神圣的瑰宝,恨不得冲上前去大声阻止。

 

我想爬上昆仑山,无惧那强烈的高山反应,只为赶赴那零下冰冷的约会。我想经历那刻骨的冷,经历缺氧的不适,经历满眼的苍白,经历昆仑山亘古的冰雪,经历一次生命回归渺小的过程。

 

    我想骑着马在草原上游荡,我想驾一叶扁舟。

 

    最后,我要与我的书相伴一天。寻一个窗台,沏一壶好茶。书的世界太辽阔,但即使是囫囵吞枣,我也想品味一下文字的美妙。

 

第三天的晚上我是无法入眠的。我还没有学会如何去面对死亡悄无声息的靠近。悄无声息,却是刻不容缓的靠近,他已迫不及待地想要带走我的生命。

 

我想我会睁大眼睛,如饥似渴地看着身边的一切——无论是什么。无论是寂静萧索的小道,弥漫着随时将我撕碎的黑暗气息,或者是车水马龙的街头,城市的繁华带着致命诱惑将我吞没;无论是最仇恨的人,叫嚣着要让我下地狱,或者是最爱的人,哭喊着多少不舍;无论身边是山、河、海,白雪皑皑或黄沙漫天,自己家中那昏暗的小房间或宿舍摊满书与零食的书桌,身处美景或童年记忆的一个小巷口;无论身边是亲人、爱人、仇人、陌生人,或者是组长、朋友、烧烤店的老板、我最爱的歌手、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拿着圣经的牧师、目光流离的流浪汉。无论是什么,我都将拼命地看、听、触摸,动用我所有的感官去记忆这些事物,我将会不停地写、掏心掏肺地写,写我的爱恨,我的牵挂、我的思想,我恨不得将我整个的灵魂用笔写下。我想我该死而无憾了。

 

我有点心安理得地等待着死亡靠近,但就在他要将我带走的那一瞬间,浓浓的懊悔将我击倒——所有想不带遗憾走的话都是自以为是的胡扯!我对这个世界是多么的不舍和留恋啊,我还看不够、听不够、写不够、爱不够、恨不够,我还有太多牵挂的人太多未完成的事。那一瞬间的懊悔狠狠嘲笑我,此时的它比步步紧逼的死神更让我恐惧颤抖。

 

于是我睁大着眼睛,在混杂着留恋、懊悔,和对死亡还未消退的恐惧中死去了,死得那么的凄凉、哀伤,无法瞑目。

 

睁开眼,我经历了一次死亡。我迫不及待地深吸一口气,缓解精神上还未退去的“劫后余生”的战栗,深深地庆幸:还好这只是一次假如。我还能呼吸稍显浑浊的空气,我的心跳依然有力,我的血液依然循规蹈矩地为我输送营养。我还活着。

 

重新拿出一张无任何书写的白纸,开始一项一项地列出,那些我最重要最想做的事。

 

    把握和珍惜,是亡者的慈悲,更是生者的救赎。

 

                    (刘董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