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拯救怀疑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0-04-29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与友人在网上聊天,不经意间聊到了一个话题。他问我,如果你在路上走着,有个陌生的异性骑车停在你身边,问要不要送你一程,你会作何反应?当时,我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毫无疑问,这种莫名其妙的邀请一定会遭人质疑,有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固非我的敏感。

 

   “人对人的行动的判决是真实的和虚无的,也就是说,先是真实的,然后是虚无的……真实的是对这句话的判决,虚无的是这个判决本身。”卡夫卡的这句话似乎正中要害。这种邀请行为不免突兀,不能排除是对方发自内心的为他人服务。只是,因为尘世的一种不信任造成了一种沉重,也让这个判决变得虚无。什么时候起人们开始怀疑一种善良,什么时候起人与人之间架起了一堵无形的壁障,什么时候起造就的怀疑论者让怀疑传播得这么透彻。这是怎样的一种误会的文化,却已经沉淀在代代的历史与记忆里,衍生出的一种陌生在识与不识之间,这似乎很难加以改变。是否该呐喊,如何拯救怀疑?

 

纵观这个世界,多少的尔虞我诈,多少的勾心斗角,有如此强大的基础,叫“怀疑”如何不强大?从苏格拉底的时代开始,人们宁愿抛弃真实的世界而去迷信理性,也忘记了一种人性中所谓的“真诚”。甚至我们怀疑在先人思想世界里的道德是否存在过真诚,又或许真诚只是植在道德里的一种还未成熟的年幼的德行。

 

如尼采所坚持的“你们亲身体验过历史吗?体验过颤栗、地震、长远的悲痛、闪电似的快乐吗?……你们真的负担过善人的大梦和深忧以及极恶的人的苦与乐吗?有之,则与我谈道德,否则就不必了!”他对道德这一思想的界定集中在了一个人的自我经历以及其中所必然带来的共鸣上,他是在强调共鸣后的彼此理解,相信这种理论能够被大部分的人所接受。一个人具备了高尚的道德,那么人生便有了自己真实的体验,他身体上下的每个神经、每个细胞都感受过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于是他敏感于一切灾难苦痛,并拥有了凌驾于普通恻隐之上的高尚的道德。那么,在灾难中所提取出的道德,这一类型的道德占有相当大的比例。

 

玉树的悲剧再次将人们拉到了对现实灾难的思考只岈几乎所有的人都沉浸在悲痛之中。历经地震并生还的人对地震定有自己的另一番感情,并无法抑制地流露出内心的痛楚以及深深的祈福。若是那些没有经历过地震的人,那么或多或少的就少了一份将心比心,以及真正意义上的祈福,只能算是一个人性本善的恻隐。所以说在汶川或是玉树的地震只岈真情能有多少,到达遇难者灵柩里的祈愿、福祉能有多少,默哀里的哀思真正传播到那冥冥世界的又能有多少?这些思考未必是无根据的。

 

当然,这种观念未免悲观。我们是有理由相信世间所存在的真情,世界是有情世界,人生是有情人生。佛说,有因有缘集世间,何不放开地相信这世间的因因缘缘,你你我我。

 

也曾听人抱怨说,在雨中奔跑却无人过来相助。还有一个友人与其相反的,为雨中是否该侠义相助而困扰,这就不免回到了文章开始所涉及的那个问题。这种助人与被助的矛盾,莫不是因为一些时候,人与人的距离太远,谁也不肯迈出第一步,未免落到了各扫门前雪的无奈境地。然而,我们可以聊以欣慰的是,后一种的困扰,给我们带来的是对有情世界的信心。明代戏曲家汤显祖以他的“至情”去感召这世界,呼唤着我们去相信这个世界,尽管难说“至情”,但至少需要我们减少一点怀疑,多一份信任。

 

“组员,需要载你一程吗?”

 

“嗯,好吧。谢谢。”

 

这样的对话似乎显得过于理想化,只是,请相信这么美好的对话一定存在着。

 

(丁彬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