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格桑花的唤语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0-05-10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躲雨躲到屋檐下,却不偏不一岈一颗巨大的雨滴垂直落下,穿过衣领击中脊梁骨……

 

彻骨的冷,令你缩脖子的冷!但怕冷的心、怕冷的血是热的,脊梁骨是热的。冰冷的雨滴碎了,碎成看不见的水汽,跑得无影无踪……

 

一霎,你又冲破了雨落网,朝前奔去……

 

玉树,一条泛着痛苦的河流,呼啸着从高耸的唐古拉山口奔腾而出。大自然一次愤怒的漩涡将这条原本平静的河流进了无穷的痛苦和哀伤之中。一次突如其来的地震,让这个苍白色的春天,沾染上太多生命的哭泣。一望无际的草原,被风挟持,被冷包裹,无边无际的生命,高度得让人仰望,冰冷的让人却步,稀薄得让人恐惧,生命的原始状态在这里肆无忌惮地演示。

 

猎猎的狂风扫荡着死一般寂静的草原,倾颓的瓦房上马头琴溅落着它凄切的音符。正如那冰冷的雨滴,穿过衣领击中脊梁骨,彻骨的冷,无情的冷,悲伤的冷,这是大自然攥着它的拳头在考验我们,考验我们能不能在这个离神灵最近的圣地生存,天空中的佛祖在俯视着我们,结古寺的佛音在凄凉中开始回荡,酥油灯照亮了格萨尔广场。面对死亡,面对苍穹上肆无忌惮盘旋的秃鹫,我们似乎嗅到了腐朽的气息。然而,我们怒吼着,我们一次次向上苍叩问:谁来?谁来拯救我们枯萎的灵魂啊?我们焦渴的土地在哭泣,我们死去的亲人在哭泣,我们毁坏的家园在哭泣。

 

瑟瑟的冷辉里,我们仰望着寂静无言的苍穹,我们希望仁慈佛祖予以他忠诚的信徒以启示,让他们度过难关。一千零八十颗佛珠,每一颗都寄托了沉重的希翼,藏民们默默地转动着他们的转经筒。随着呢喃的诵经声,草原睁开了它悲伤的眼睛。他们看到了格桑花,一种生长在高原上的普通花朵,杆细瓣小,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样子,可风愈狂,它身愈挺;雨愈打,它叶愈翠;太阳愈暴晒,它开得愈灿烂。在藏族人眼只岈它是最倔强的汉子,它总是高挺着胸膛,面对狂风,面对烈日,面对一切灾难。

 

是坚强!是不屈!是抗争!从睁开双眼的那一刻,无数坚实的脚板,便开始了命运的历程。擦干眼角的泪痕,握紧粗糙的双手,挺起坚强的脊梁。怕冷的心,怕冷的血在这一刻沸腾起来,手牵手,脚跟脚,喇嘛、群众和士兵一起在废墟里寻找着阳光,活佛为逝去超度。救灾与重建,他们用他们双手搬开一块块生命的希翼,他们忍着心中的泪水,用脊梁撑起不屈的信念。

 

冰冷的雨滴碎了,碎成看不见的水汽,跑得无影无踪……

 

挽着晨曦,跨过荒野,格萨尔王的铜像没有倒,加呐玛尼还在,朋措达杰山也不会移。心中的信念在灾难的磨砺下熠熠生辉,没有绝望,没有放弃,没有迷茫,只有在风霜肆虐的境遇只岈依然高昂着头颅,挺直着脊梁,书写着生命的厚重与崇高。

 

肉体的痛苦,情感的折磨和灵魂的煎熬,玉树的亲人们。一霎,你又冲破了雨落网,朝前奔去……

 

                      (丁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