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人生若只如初见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0-05-11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纳兰容若

 

起床后,已是一般意义上的上午11点多,然而,却是属于我概念里的“早晨”。今天是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在被窝里,我就嗅到了窗外阳光的味道。于是,没有洗脸,没有刷牙,只穿着睡衣,蓬头垢面的便走出宿舍,走到长廊的尽头。迫不及待的想接受一下被融融阳光抚慰和洗礼的舒心和惬意。

            

顺着阳光的方向,一幅画面渐渐移入我的视野,不禁眼前为之一亮。暖暖的阳光柔和的笼罩在我所目及的地方。“鸟瞰”,宿舍区的围墙外几步之遥,是一条碧波荡漾的小溪,一群纯白的鸭子正兴高采烈的在水中嬉戏。翅膀拍打水面激起的水花此起彼伏,在“晨光”中晶莹剔透。有水的地方,总是给人以生机和灵气。隔溪而望,对岸,与墙内的幢幢高楼相比,却是另一番景象。岸上是一片枝繁叶茂的低矮的果树林。直觉告诉我,它们可能是荔枝树。在这个时节,无花无果,而树间跳窜翻飞的鸟雀是在采撷着什么?又是在歌唱着什么?在一片绿色的掩隐只岈突兀出来的是几栋乌顶红墙的村民的住房。不似江南水乡的青瓦白墙,却有是闽地民间风格的别样神韵。偶现的一片裸露的土地上,一位戴着草帽,挽着裤腿的农人,若似在锄禾。哦,在这个没有严冬的地方,只要勤劳,四季都是耕耘的季节。再往远处,是一线山峦,虽然低矮,然起伏跌宕的轮廓,毕竟是山的形象。

 

总之,眼前虫鸣鸟交岈阡陌相通,碧水清山,俨然陶翁笔下的“世外桃源”。有幸巧借寒假留会,临时住在一区的机缘,才得享眼前的“可餐秀色”。难道居住在此的组员一再抱怨宿舍条件艰苦的同时,莫非对外面的美景已熟视无睹?抑或,也只有初见的情怀才会永远那样让人魂萦梦绕?

 

于景如是,于人亦如是。渐渐淡去眼前的景物,我又陷入了另一个时空。

 

大年初五。榕城的春节,年味不似北方的浓烈。第一次春节没回家,我却没有太浓的“身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孤独和感伤。从科技馆下班,在走往公交站的沿途,给我这样的感觉。此外是这两天晦涩阴沉的天气。福州的冬季亦没有北方的个性分明。冬,没有冬的凛冽,更没有落雪,却也无关痛痒的阴冷。“723”还没到,百无聊赖,我从挎包里拿出路过“越洋图书城”时刚淘得的一本安意如的《人生若只如初见》。对该书,我算是“垂涎已久”,今日幸得,不亦乐乎。看着米白色的封皮上那朵简约而明艳的荷花,其下配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诗情画意,墨魂书香,沁人心脾。正当我爱抚把玩之际,车来了,慌乱之际来不及收起,只一手持书,一手从裤兜里掏出一枚硬币,随着蜂拥的人流挤上了车。

 

上车后,我径直走到尾端,企图让劳顿一天早已疲惫不堪的四肢和躯干稍作休息。不巧,举目望去,只见“人头”不见空座。正在我失望之极时,忽然听见旁边若似一个女生曼妙的声音“坐这里吧”。顺声看去,只见一位着装时尚而不妖艳的美女旁边,刚好有一个空位。四目相接,一个陌生女孩楚楚的眼神,竟令我心底有一丝忐忑。是我刚才寻觅的举动太过慌张,还是写在我脸上的倦意唤起她些许怜悯?不然,一个素不相识的美女主动邀我坐下,生平第一次。迟疑片刻,我略显尴尬的说了声“谢谢”后还是向她走了过去。

 

“这两天坐车可真是挤哈”。处于礼貌,我先开口引出交谈的话题,说完后心中颇为悔恨,心想,这不废话,哪天坐公交人不挤。

 

“是啊”。

 

“你在省科技馆上班?”

 

“咦,你怎么知道?”

 

“呵呵,你脖子上不是挂着工作牌嘛。”

 

“噢,兼职,兼职。今天刚好最后一天。”

 

“手里是什么书啊,我可以看看吗?”

 

再次瞬间四目相接,我倒多了些坦然,将刚才还倍加呵护的爱书“大方”的递给她。

 

“刚刚顺路买的。”

 

“原来是安意如的书啊,你们男孩子也会喜欢她的文章。《人生若只如初见》,比较适合小女生读呀!”

 

就这样,我们自然的浅谈开来。我先前稍稍的不自在,无意间已荡然无存。一边闲谈,她一边微微颔首,优雅的翻看着我的书。一席黑发,丝丝柔顺,流畅的漫过她的颈部自然的垂在胸前,遮蔽了大半脸颊。借着车内略显昏暗的光线,我隐约看见她掩隐在刘海下的修长的睫毛和依然楚楚的眼眸。凭着我多年自我“培养”出来的对美的敏锐的洞悉力,毫无疑问,不假思索的将她划归“好颜色”的行列。此外,谈吐的高雅,举止的自若,不得不让我给其再加上一个“知性”的定语。而这一腔岈非异性不能洞察与感知。

 

正当我们谈趣正浓,不谙人情的公交车报站声,唐突的响起。由不得我迟疑,若果我打算徒步夜归或夜宿街头。“北京金山到了。。。。。。”。我条件反射般从座位上窜起,慌忙的对她说了声“我该下车啦”,来不及留恋,转身挤向车门。

 

忘了是哪个诗人曾经感慨“上车时难下亦难”,今天算是领教了。正当我在边等606,边以“专业的精神”分析人口膨胀带来的交通拥挤这一社会问题分析的自鸣得意时,突然颇具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书!我的书!我刚买的还一眼没看的,安意如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下车下的慌忙,当时只记得背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喊“嗨!嗨!”,想来与自己无关竟然没理会!“好书遗佳人”,倒也值了,不在乎那23.8元,只是觉得素昧平生,萍水相逢,不知道彼此身居何处,甚至不知道彼此姓是名谁,竟无端的“送”一本《人生若只如初见》!暗自想来,觉得好笑,却不可笑。

 

这个故事,无关于“浪漫”,但却着实简单而可爱。我不知道那趟消失在暮色中的723,载着那个不知名字但却给我印象极好的女孩,驶向了何方,又停在了何处;亦不知道,彼时彼刻的她,看着那本没来得及归还的陌生人的书,会作何感想。这些都已不重要,此时此刻的我,只是想起容若的那句:

 

“人生若只如初见”。

 

(兰德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