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怀念朱湘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0-05-12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朱湘。那个将死亡书写得美轮美奂的诗人。《葬我》。

 

葬我在荷花池内,

耳边有水蚓拖声,

在绿荷叶的灯上

萤火虫时暗时明——

 

葬我在马樱花下,

永作着芬芳的梦——

葬我在泰山之巅,

风声呜咽过孤松——

 

不然,就烧我成灰,

投入泛滥的春江,

与落花一同漂去

无人知道的地方。

 

他选择在一个冬日的凌晨,当轮船快到南京采石矶旁时,纵身跃入扬子江,随着波浪而逝去。他死于江心,名字写在流不尽的江水上。

 

没有人知道他死亡的真正原因。苏雪林认为他的死是因为灵感枯竭、创作力消沉,《申报》提出是“黑暗对知识分子的戕害”,梁实秋猜测是因其性格怪癖,谢冰莹断定他自杀“是为穷!”,闻一多则感叹“谁知道他若继续活着只比死去更痛苦呢?”。不管怎样,这个被鲁迅誉为“中国的济慈”的诗人,死前早已没有才子的风貌,有的只是流浪汉的穷困潦倒。

 

他是当之无愧的天才诗人。少年便开始作诗,并且不乏深刻之作,二十出头已诗名远扬,与饶孟侃、孙大雨和杨世恩并称为“清华四子”。但怪癖孤傲的性格使他屡屡受挫:在清华大学期间因与会规“格格不入”而被勒令退学;1927年赴美,先在劳伦斯大学就读,有次念法国作家都德游记,上面说中国人像猴子,引得哄堂大笑,他一气之下退出课堂;转学到芝加哥大学后,因教员疑心他不曾将借用的书归还,愤然回国,什么学位也没拿到;在安徽大学任教期间,担任英文文学系主任,屡因细故与学会当局冲突,结果被辞退了。

 

文人固“穷”。这个孤高不随俗的天才诗人一直以来未能摆脱贫困。在安徽大学期间,因为安大时常欠薪,他未满周岁的幼儿便因没有奶吃哭了七个昼夜,活活饿死;辞职后仅靠卖文养家,更是穷困潦倒。无奈之下,这位生无媚骨、深情傲慢的诗人,也曾一度住在黑暗狭小的码头饭店里,低声下气地问人借钱。“贫贱夫妻百事哀”,夫妻感情也出现裂痕……一切尘世纷扰始终纠结着诗人,也许这时于他而言,死亡是最好的摆脱方式。

 

“谆崦难洁身,洁身难生存!”

 

幸运的是,悲惨黯淡的生活经历并没有使诗人的诗风一味的愁云惨淡。沈从文说,朱湘“生活一方面所显出的焦躁,是中国诗人中所没有的焦躁”,诗“却平静到使人吃惊”。人生坎坷、性情暴躁的诗人,诗歌风格却秀丽闲雅。这也许是不幸者试图在艺术中找寻生活里所遗失的理想和美好。于是,当朱湘拼命超越自身投入在一个所谓纯艺术的境界时,我们总可以从诗歌中感受到一种凄美到无情的情调。

 

他说“有风时白杨萧萧着/无风时白杨萧萧着/萧萧外更听不到什么”(《废园》)。他说“我是一个惫殆的旅人,蹒跚于旷漠之原只岈我形影孤单,挣扎前进,伴我的有秋暮的悲风”(《寄一多基相》)。他说“美开了一家当铺,去收买人心。到期人拿票去赎,它已经关门”(《当铺》)。他在诗歌里不间断地诉说着人生的凄苦与幽愤。他说“幸福吁,在这人间,向不曾见你显过容颜……唯有苦辛的时候,无忧的往日在心头回甜”(《幸福》)。

 

诗人是寂寞的。生前他没有徐志摩、闻一多的大红大紫,死后几十年来,知道他和他的《石门集》的却是百无一人。对于这个对新诗发展做出了诸多创造性贡献的诗人来说,生未能逢其时,死又不能传其名,何尝不是最大的悲哀呢?

诗人里似乎只有朱湘可以将死亡诠释得如此动人。《秋》。

 

宁可死个枫叶的红,

灿烂的狂舞天空,

去追向南方的鸿雁,

驾万里长风。

 

但愿于一生穷困抑郁的诗人在天国能够获得安宁,能够灿烂而自由地狂舞飞翔。

 

怀念朱湘!

 

(曾于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