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爱与问———我读《野火集》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0-05-18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二十年的纪念版,这把野火终于从台湾烧到了大陆。虽时代不同,两地的制度不同,但,有着相同的文化传统,有着同样的社会问题,所以这本书显得不会那么“隔”。


  似乎中国现在的问题在二十年前的台湾同样发生过,“为了多赚几毛钱,有人把染了菌的针筒再度卖出,把病毒注入健康人的身体里去。为了享受物质,有人制造假的奶粉,明明知道可能害了几百个婴儿的性命。 ”也许是巧合,但书中给的答案却不过时。


  质问,以一个男子的口吻,也从身边的习以为常出发,当我们对淡水河的垃圾污染,交通秩序的混乱还有无数生活中的忍耐习惯了时,这位直肚直肠、不愿做沉默大多数的先生发问了,从我们最细小的忍耐发问。


  “爱河的人,又为什么不生气?


  你又为什么不生气?难道一定要等到你自己的手臂也温柔地捧着一个无脑婴儿,你再无言地对天哭泣?


  连自己是什么人都不知道,连这个主雇关系都没弄清楚,我们还高喊什么“民主,伦理,科学”?


  读着这些句子,总有一副这样的景象浮想,一个穿着长袍的长者指着自己的脑门,大声地训斥。训斥的内容也多是内心加一狯略的,也是自己所容忍的。就这样,无数的问题在龙应台犀利的笔下如同大石般投入淡水河,也投入民众的生活中。没有从制度出发,剖析政治,而是从民众出发,从身边出发深深发问。如果没有介绍,定会从带有力量的文字中觉得是位深沉的老者。但人们都猜错了,是一个女子,外表柔弱却文字坚硬,无法被外界腐蚀。


  但无论如何,女性的情感总能在文字外寻得,因为无论怎样质问与批呕岈都是以爱为出发点。我爱我的台湾,尽管这是位“梅毒的母亲”,我爱淡水河,我爱身边的人。这本书,真正告诉我们对于一个城市的爱,不是赞美,不是歌颂那些进步,而是对丑陋的正视,是不满,是呐喊,是对完美的无限追求。就像这些句子,“台湾这个小小的岛屿,我们也得留给下一代的下一代。我们哪有资格,哪里有权利———为了现在多赚几毛钱,疯狂地忘形地追求所谓的‘经济成长’”。为未来美好的抗争,对一座城市独特的爱,使我想起了林徽因,为城墙而奔走、而奋战的一个人。歌功颂德的爱太肤浅,太随便,太虚情假意。那发自肺腑的批呕岈那来自生活底层的观察,不卑微,不绝望,这就是深深质问之下涌动的爱意,来自野火,来自龙应台。


  没有说教,也没有同他人一样,直指政府,像作者所说的一样,“比制度更根本的问题,在于个人。”这是一本在反复提问的书,一个接着一个。如果你不呐喊,会丢了什么?如果生气了,行动了,我们的意义在哪?答案呢?书中给的永远是参考,答案在自己心只岈在一言一行的思考中。


  “你自己不做恶事才只尽到了一半的责任,另一半的责任是,你不能姑息,容忍别人来破坏这个社会秩序。”


  你爱你的城市吗?你爱你自己吗?那就学会呐喊,学会争取,我们不是愤青,这是自我的权利,应得的。爱与问,不是容忍,这是野火烧过后的痕迹。

 

(蔡凯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