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朋友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0-05-24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一)

 

考研的日子昏天黑地,在屋里都没有上下午的概念。有次我在教室一觉醒来,以为已经是傍晚了,看了表,才发现刚刚午后。睡了半小时却像过了一下午。

这错乱引发了个种奇怪地空虚和无聊,我下意识朝靠窗的一处看去,仍旧空着,他挺久没来了。

 

认识他还是我做编辑的时候,邮箱里有他投的稿子,一首短诗,关于失恋苦闷的,我仔细看了文章,觉得这文字算得上清新流丽,但思想有些消沉。于是按他留的联系方式回了些意见,之后又收到他详细的回复,就这样你来我往好多次,我感觉他很虚心,人也很有趣,有次还把诗背后的故事讲给我听,我也象征性地鼓励他要积极乐观。我们就这样认识了,但那时的他和众多的投稿者没什么区别,我们谈论的话题,不会超出文章的范围。

 

(二)

 

         雨天,我在不曾去的角落,买到了在漫画中见到的金盏花,不再是幻想,它的光芒能穿透整个,我无法抑制悲伤的雨天。我知道在得到的一刻,我便满足了......当天晚上正巧接到他的抱怨,说是刚刚因为肾结石动了手术,现在很虚弱,想吃水果。我并没什么水果,也懒得去买,我告诉自己,他身体结实着呢,平时跑一万米都不在话下,如今说话又底气十足,显然不能用虚弱形容。可我不忍拒绝者要求,悲叹了一阵,我惴惴不安地试问道:“这样吧,我送你盆花如何?”

“好啊好啊。”他居然痛快地答应了。

 

“……”

 

养花不容易,除了仙人掌没什么成功的经验,不如送人,这么想,心里也安慰了些。他没在宿舍,我托人转交给他,手里空空的时候,又感到有点儿悔恨,不过算了。正跑步的时候,来了他的信息:“花已收到,谢谢(一个笑脸)。”我放慢脚步,回了条祝他早日康复的短信。

 

剩下的路程是用走的,那晚风很大,带着早春的潮湿和化雪的温度,我躺在操场上,天上画着一轮巨大的新月仿佛,温柔得像家。合上眼,睁开眼,熟悉得似乎发生过,许多过去的事把胸口灌得失了忆。

 

(三)

 

我同宿舍一铁哥们儿,他就很不信任那些网上的朋友,常不屑地跟我说:“网络毕竟是虚拟的。”我对舍友的话不屑,可我同时也想不清楚我和他们为何会成为朋友——缺乏了解,甚至连面也没见过。这样的交往时日越长,我越是会有莫名其妙的不安,有时心情不好,怕烦,故意视而不见。

 

他很长时间没出现了,蒸发了一样,在上次他给我发的短信我没回复之后。信息的内容是一连串的猪头加上些记不清楚的话。那时我正为论文忙得焦头烂额。

 

一周最轻松的时候是周五的晚上,那个晚上。已经十点多了,突然手机像有预谋似的准时大交岈我看了一眼,是他。不知所措间接起电话……沉默,那边先传来声音。

 

“喂,是筱宇吗?”

 

那是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稚嫩得像个孩子,和我想的有很大差距。

 

“恩……是啊,你怎么打电话来了。”

 

“光武过生日,我们正在操场吃蛋糕,你也来吧。”

 

“哦……好,我马上到。”
      
        光武也是我们都未曾谋面的朋友,我穿戴整齐快走过去,发现我们都熟悉的小兰和秋香也在,大家真像是初次见面,都很矜持,他的话格外少,却不忸怩,笑得很单纯,又有些俊逸之气。我们一边吃着蛋糕,一边想着玩儿什么游戏好。没想到貌似老实人的小兰却是鬼机灵,出怪招把我们统统整了个遍,到后来秋香狂舞,光武放歌,他也被迫用表白去吓坐在一旁的无辜女生,传来阵阵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在众人美意下,我消灭了最后一块大蛋糕,“不早了。”看着我吃完,秋香才提议回去,不记得是几点。回去的路上,朦朦胧胧的路灯微光里,星空般自由,我们,大海中偶然相逢的小舟,发光的宝石,也许是曾经遗失了的光。

 

(四)

 

后来,我们几个经常一起出游,爬山,逛三坊七巷,元宵节赏花灯,累了就停下喝酒吃小吃。我们之间从不谈令人不快的事,虽然期间也有过一周不说话的“冷战”期,可事后不知不觉就好了。上次跟他碰面,他说自己打羽毛球很利害,我们还临时决定一起打球去,算一下,距今差不多也有半个月了。

 

今早起床还是阴天,到了学会,天空已放晴。空荡荡的大教室里只有一两个木头人。我坐定后,长舒了口气,就开始了紧张的工作,正投入呢,突然有人拍我肩膀。我转头,是他,我一惊,重遇了老朋友一般欣喜。

 

“……怪了,什么风把你这头猪给吹来了?”,我打趣道。

 

“这是什么话,我爱学习着呢。”他鬼笑着,脸皮依然很厚。

 

“……”

 

我们还有许多话要聊,图书馆的大钟这时却响了。七点钟,新的一天,清晨把阳光的手伸进教室,和着风,温柔地涂抹了一片微醺的金黄,随处播撒着许多温暖的笑意。

 

                           (筱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