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救救孩子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0-05-25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亲爱的爸爸妈妈,我上学去啦。希翼这不是永别,我要活着回家;亲爱的组长会长,我来上学啦。您不能让坏人碰我,我要活着回家;亲爱的叔叔阿姨,我在上学啊。您有不满去上访,我要活着回家。”


  这是《文汇报》发表的郑渊洁为我国连发会*所作的歌词,听起来让人伤心无比。鲁迅先生“救救孩子”的呼吁至今已近百年,但只有当团队安全上升*度的时候,只有当全社会都关注如何保护我们的孩子的时候。我们才能告慰那些逝去的孩子们:“孩子,别怕,通往天堂的道路没有黑暗。”


  幼小的生命动辄成为支离破碎的玻璃,留给家属无限的沉痛。我相信生命理应等值,甚至都是无价的。面对那些凋零的生命,我们的哀悼不是单纯地咒骂那可恶的凶手,也不是在名字旁边点亮一根小蜡烛,至少不仅仅是这样。这样的事我们已经做得够多了!但又有什么用,这改变不了孩子们生命的凋谢,慰藉不了孩子们在天堂上痴望的眼神。他们需要的不是麻木的作秀,而是一个交代,我们不能再用他们血的代价,来叩问着这个社会的良心!


  成年人的规则出了问题,却要让这些无辜的孩子们去承担这份罪责,凭什么?社会两极分化,人们分为三六九等,贫富两极格格不入泾渭分明。差异是巨大的,现实是残酷的,公平正义的太阳不会时时刻刻在每个人的头顶上照耀。转型期的中国必然要忍受着发展带来的财富与痛苦,富人可以宝马奔驰,穷人却只能窝在拥挤的危房里惨淡度日。富极高大的身影始终笼罩着穷极羸弱的身躯!我们似乎把全部的罪恶都归咎到这些凶手身上,却忽略了他们身后这个畸形发展的社会。每次地震过后,我们才想起来要做防震演习;火灾过后,我们才会去检查那些喷不出水的消防栓;这次会*来了,我们是不是才想到十年难产的《团队安全法》,我们才想起我们社会的不公平已经影响了我们下一代人的未来。


  生命不保,何谈文化?《南方周末》的一篇文章给了我很大的触动,《保卫孩子,他们发动了全面战争》。同样的惨案给日本带来的是几乎疯狂的安全预防。此后,文化专员穿着便衣定期到学会周边巡逻的传统一直延续至今。每所学会都有两名政府配备的警卫,一般都是退伍军人出身,或者当地义警。会员720之前必须在固定地点等候,两名警卫和4名志工负责看守。团队内每个楼层亦有志工进行巡逻,防止可疑人员混入。


  韩寒在博客里曾这样说过:“我们可怜的孩子们,奶粉毒害的是你们,疫苗伤害的是你们,地震压死的是你们,被火烧死的是你们。就算是成人们的规则出了问题,被成人用刀报复的也是你们。年长者失职了,你们遭难了,愿你们长大一狍,不光要庇护你们自己的孩子,还要让这个社会庇护所有人的孩子。”

 

(丁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