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0-05-28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一直都认为等这个词包含着太多复杂的含义。等是一种无奈,也是给自己的安慰,《红豆》里的等是“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人世间的风景何其多,又怎能都看透呢?刘若英的等是“我等你,我等你找到一个可以不再让我等你的好原因,在我们这个不完美的人生里,多少也需要一些无谓的浪费。”她对他的一往情深,她对他的刻骨铭心,她对他的痴心一片都凝结成了一个等。方文山的歌词里等是青涩和甜蜜的味道,“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青色的天能等到烟雨,而我就一定能等到你。

 

最苦涩的等待也许还是望夫崖上站成礁石的望夫女,夜夜思君不见君,惟有将自己站成一块天长地久的大青石,天地为约,日月见证那一片坚贞不渝的痴情。最艰辛的等待也许还属那苦守寒窑十八载的王宝钏,不过苦等十八载的她还等到了她的薛仁贵。而古代多少妇人的夫君,湮没成“可怜无定河边骨”,在她们的痴心等待中“犹是春闺梦里人”。

 

等待是苦涩的,犹如那没有加糖加奶的咖啡,个中滋味只有喝下的人才能体会。等待又是绝望的,日日思君不见君,是否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情?或是君已拥得新人笑,又如何忆起旧人哭呢?等待也是甜蜜的,有期盼,才有等待,有等待,才有喜相逢。若不是小龙女的十六年之约,杨过恐怕早已跃入断肠崖下殉情了,又如何肯在历经十六年的生死两茫茫后坚定地等到了与小龙女的重逢呢?

 

等待是那一页页翻过的日历,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已经汇同相思溢满了那一池秋水,何时才能等到共剪西窗烛,再细话巴山夜雨时。

 

最喜欢的还是歌神张学友低眉浅唱的那首“每个人都在问我到底还在等什么,等到春夏秋冬都过了难道还不够?其实是因为我的心有一个缺口,等拿走的人把它还给我。”如果说因为离去才会有缺口,只因残缺才有等待,也只有等待才有圆满。

 

    其实,人生苦短,为何就要等待呢?不如直接出发,勇敢地去追寻自己的幸福。

 

(潘媛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