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青春是本太仓促的书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0-07-07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却忽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四年前的一天,你来到这个陌生新奇的地方,这里的天空很蓝云很淡空气很新鲜,一切多么美好。有个叫时间的老头给你一本叫做青春的笔记本,包装粗糙纸质一般,厚厚的一本像一块砖头,一张张空白页干净静默。你小心翼翼把它放在掌心,闭上眼睛为明天许下誓言,扬起的下巴青涩未退,右边五个手指虔诚地站在脖子旁。你表情严肃一本正经信心十足斗志昂扬,活脱脱一只羽毛未丰的小公鸡———“大学四年我一定要最尽情最美丽地书写挥洒!”


  你如此天真。坚决地要把今天的誓言当成明天的预付账单。不折不挠。毕业一刻,完美上交,潇洒走人。


  你迫不及待地翻开第一页。你的好奇心正处于最为强大的阶段,大学的一切对你来说多么新鲜,不管适合你的不适合你的你应该做的你不必去做的你都做了,不眠不休。“我参加了文学社篮球社动漫社营销社等”“早上八点文学社开会十点营销社开会两点青协外出支教晚上动漫社聚餐”———你看你看,书的第一页写的都是些怎样的中华汉字阿拉伯草书,挤挤挨挨在行行目目间,横七竖八,带着一股青涩而又旺盛的年轻荷尔蒙的味道,像是大把大把刚采摘下来的野花,天真灿烂,肆意野性,嗷嗷叫着开遍满山满谷。


  你完全就是一只刚从笼中放出的鸟,天空的自由广阔让曾经备受束缚的你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可是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你年轻的心总容易失去方向。你隐隐约约感到了迷茫彷徨,不然笔记本里哀愁埋怨的字眼何以歪歪扭扭地四处绽放———“真不知道大学该学些什么啊”“整天忙这忙那的,都快累死了,真没劲。”更麻烦的是,感情这类棘手麻烦事也不请自到。你蓬勃旺盛的荷尔蒙让你本能地被那些漂亮或者帅气的异性所吸引,他们是太过强大的磁场,哪里顾得上是阴极阳极,你一下子被裹挟其中。“哎呀,他为什么不多看我一眼啊”“她怎么和那个男生在一起啊”———你看看,里头的文字因横生的醋意而龙飞凤舞 “恨”透纸背。你大概一边写一边骂来着,兴许还一边使劲跺脚或者拍桌子,写到伤心处不忘掉点眼泪,笔记本里坑坑洼洼满是泪水的痕迹。


  原来笔记本这么不经写,不知不觉都已过半。你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忽忽地喊着怎么这么快啊。你想起了大一时在扉页里写的那些伟大得不可一世的理想,现在却一个都没有兑现。你有些惭愧,有点难过,也有点觉醒。你托着下巴仰望天空,侧脸依旧稚气,但是眉宇间多了一份坚定———你不是发呆,你在思考;你依旧火急火燎目不斜视地行走在团队小道上,你不是赶着去和某某约会或“心怀不轨”地跟踪心爱的她又和谁在一起,你是要争取第一时间赶赴图书馆占个光线充足凉风习习的座儿。你这愣头青竟也会有这样认真的一面。终于,你在笔记本里的留言能够让人看懂了,笔迹或清秀俊雅或粗枝大叶或平淡无奇,但总归有板有眼工工整整。“一定要上人大研究生”“我一定要考上公务员”———有关理想的字眼再次出现,多了一些踏实厚重,少了原本的轻佻轻浮,笔记本里到处是拔节生长的声音。


  翻着翻着,笔记本越来越厚,可空白页越来越少。实习,考鸦岈考公,找工作,毕业论文答辩,一个一个的驿站转折,你的眼神坚毅了,你的言谈举止稳重了,你的穿着成熟了,干净的下巴胡须如春草般旺盛生长,三天两头你也得开始打理它们了。你确确实实已经成长为一个大人了。你开始正式或者半正式地步入社会了,可笔记本已经只剩最后的几个小章节了。你开始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你写得很缓写得很慢,你写得很细心写得很用心;你写的时候又开始边骂边跺脚,你怀疑时间这坏老头趁你不备偷偷撕掉几页了,转而眼泪鼻涕又一起下来了,莫名其妙,控制不住。


  那些光鲜灿烂美丽闪亮的日子啊,那些让你伤悲让你流泪的日子啊,那些平淡平凡细水流长让人心生厌烦的日子啊,都已风尘仆仆地消失在岁月的最深处了吧?而那些你最初的或幼稚或伟大的梦想呢?那些你信誓旦旦要完成的心愿和目标呢?那些你答应要做的应该做的呢?它们是完美兑现变成美好的回忆,还是也消失在岁月的洪流中成为永恒的遗憾?还有还踊岈那些个曾经让你心动的白衣飘飘的少年,那些个曾经让你寤寐思服辗转反侧的窈窕淑女,那些个陪伴你走过四年的难兄难弟难姐难妹们,他们都老了吧,他们在哪里呀,还是,你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四年后的今天,你终于要离开这个熟悉亲切的地方。这里的天空很蓝云很淡空气很清新,一切多么美好。那个叫时间的老头如约而至催着你上交笔记本。它包装粗糙纸质一般,厚厚的一本像一块砖头,和当初似乎没有两样;但一翻开,满满当当都是有关青春的记载,或荒唐,或搞笑,或忧郁,或飞扬,或愤怒,或喜悦。一切都历历在目,触手可及。可又分明是一去不返,永远不再。


  毕业一刻,青春谢幕。你多么不舍,你泪眼汪汪。


  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命运将它装订得极为拙劣含着泪我一读再读却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曾于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