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柜子里的那双布鞋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0-12-22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福州的冬天来的突然,就像我当年背着行囊义无反顾地从西北来到东南的决定一样。夏天的衣服开始冬眠了,从皮箱里面拿冬天衣服的时候,偶然发现那双熟悉而陌生的布鞋,它安静地躺在柜子的角落,一如我那平静和蔼的母亲。


  两年前,我怀着对未知世界的好奇与向往离开了家乡,如今却已记不得过多的场景去描述当时家里的氛围,因为在来学会之前,我先去了阔别十余年的第一个故乡,所以那种远离家乡的感慨被这段特殊的时光给稀释了。


  出发前一天的晚上,母亲如我每次离家上学时一样,忙碌地给我收拾行李,在收拾得差不多的时候,母亲默默地从箱底取出了一双新纳的布鞋问我:军军,布鞋要带一双吗?我的心突然嘎的一下,犹豫起来,但想到这几天母亲熬夜为我赶做这双鞋的背影,任何拒绝的理由都显得这么渺小……就这样那双布鞋跟着我一起来到了大学。如果说福州雨天多,那是借口,但那双布鞋我确实只穿过一次。


  记得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只能穿母亲做的鞋,夏天穿黑色的条绒单布鞋,冬天穿黑色棉布鞋。每看到其他的孩子穿着外边买来的鞋,心里总是痒滋滋的。那时候最大的心愿就是自己有一天也能穿上跟他们一样的鞋子。但是我从来没有把这个心愿说出来。母亲还是一如既往地给我做鞋子,夏天两双,冬天两双。农闲的时候做鞋子也成了母亲主要的活儿,用面做的浆糊把碎布拼贴到一起,晾干后再根据我脚的大小剪出鞋样,然后用自己拧的麻绳纳成鞋底,再在缝纫机上“哒哒哒”地做鞋帮,最后把它们缝在一起就成了我脚上穿的鞋子。这样做的鞋子很结实,尤其是鞋底,即使那时候调皮的我也能穿上好几个月,有时候大拇指露出来了,鞋底还好好的。


  现在还记得小时候吃完晚饭,全家人都坐在炕上,父亲、妹妹和我趴在被窝里看电视,母亲坐在炕的角落处纳鞋底的情景。在我的记忆里母亲似乎从来不喜欢看电视,有时候她也会跟我们一看,但是正当我们看的热烈的时候,却发现母亲坐在一边打瞌睡。一个冬天过去,不爱看电视的母亲给我们家每人都添了两双新鞋。有时候做的鞋甚至可以积压到第二年,但渐渐长高的我却已经挤不下这些鞋了。每当这时候,母亲就会轻轻敲着我的脑门,笑着抱怨说:你的脚怎么长这么快,再长给你剁掉一截!最后只好把鞋子送给了邻家的孩子。


  母亲只读过小学三年级,但她会写很多字,遇到不认识的字还会问我和妹妹。母亲也会为家里的事情操碎心,但是她从来不会为我和妹妹操心,她总是很放心自己的孩子。我高考前有一段时间她来陪读,我想去网吧,她总会给我钱,很放心地叫我去,最多叮嘱我早点回来。得知我被录取到遥远的福州,她也很少抱怨,只是在我走的时候说:这次确实有点远!暑假我不回家,她也不会劝我回去,只是说: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看,我和你爸都不懂,也帮不上什么忙,家里你就放心,都很好!有一段时间学会事情比较多,很长时间没给家里打电话,打电话的时候妹妹哭了,后来母亲接了电话,她也哽咽了,我装作没有听出来,把泪水紧紧地卡在喉咙,给他们讲一些开心的事情,母亲也就笑了,说:你在那边好就好!


  前几天,给家里打电话,家里的天气已经冷下来了,母亲有风湿病,一到冬天关节就痛,皮肤又不好,手也会裂口子。问她身体怎么样?她说很好。我听了之后心里头像裂开了口子,许多话卡在嘴里,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母亲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刚才有点事情……冬天来了,远方的儿子看着柜子里的那双布鞋心里暖暖的,但是在遥远的另一个地方,我的母亲又能用什么御寒呢?

 

谢军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