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唐吟宋歌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1-01-04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走过东晋的名士风流,大唐甩着长袖风姿绰约,款款而归。那是最繁荣的时代,觥筹交错间是谁的纸醉金迷;那是最温柔的时代,涓 涓秀字间写下谁的似水柔情。人与生命能够相遇在那样灵动的文字里,是那个时代最为闪光的美丽。


  初唐,是桃李纷飞的季节,粉色的花瓣勾勒出唐代的柔和之美。开国之初,政治清明。王维用那只妙笔写尽了与生命的和谐之章。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月色下独品那份在翠竹间的悠然,倾听古琴的阵阵乐音,安静地触碰生命最初的声音。听见林间的虫鸣,和其他的生命一起静静地思考,看见月色清晰如许,与遥远的自然轻轻地打个招呼,那是如何的惬意与欣喜。


  人与生命这样静静地溶进了柔和的月色中。那是初唐的人啊,用淡淡的平和的心情看着生命如许,岁月静好。


  唯有那样如嫩芽一样的希翼勃发的朝代,才能滋润出如水的诗人,才能拥有安静的心态看待着生命平和如月。安静的人看出了生命的平凡而近乎禅意,王维说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出世与入世的矛盾,他微微一笑,泯然而逝,生命是该拥有这样不顾一切的淡然与质朴,只为了寻找内心的向往。初唐的人对生命是这样的自然随和,而此后,无人再如他们般温柔滋长。


  盛唐是贵妃的裙摆,繁复雍容而美丽,石榴裙映衬出盛唐的壮丽河山。李白该是盛唐最锐利的那道剑光,闪烁着照亮了整个唐代的篇章。李白的生命是倨傲的,天子呼来不上船,是他酒醉的独白,纵死侠骨香是他梦想的折射。只有那样大度而从容的时代才能容忍属于天才的生命的骄傲,也只有那样的时代才有人敢说出生命的平等。对月而歌的他看见了生命的亘古的孤独,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是独行世间的寂寞;煮酒而吟的他看见了生命的永恒的价值,“天生我材必有用是俯视天地的豁达。盛唐是美丽的,它为生命做了美好的注解,那些生命的价值在盛唐得到最美的释放,李白当如是。


  盛唐的艳美到了安史之乱有了终点,生命在笔下有了艳凄的景象,而对于生命的关怀在这场战乱中被淋漓尽致地抒发。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是一幅破碎的场景,去时李正与裹头,归来头白还戍边是一声悠然的长叹。杜甫是心忧天下的苦吟者,写尽了生命在战争面前的无奈。是时代造就了杜甫的心忧天下,又或是战争中的人教会了他述说那些沉痛的生命?用人的视角去看生命的苦痛,那场大战只教会了人们这么多。


  唐代说,是时代让那些或淡然或骄傲的生命在历史中熠熠闪光。诗人说,是生命让那些文字在岁月中闪闪发亮。生命的自然随和,生命的骄傲轻狂,生命的痛苦无奈是唐代人一笔一笔绘出的集体人生。


  唐代舞着霓裳羽衣翩翩远去,宋代踏着满地落花款款归来。


  这是一个纤细而脆弱的朝代,温庭筠的词曲浸软了宋代的底子,玉楼明月长相忆,柳丝袅娜春无力。一声清唱唱软了宋代偏安一隅,唱得此后直把杭州作汴州。


  记得背上刻着精忠报国的那个男子,他的忠诚是生命的信仰。他踱过清冷的月光,轻轻地叹人悄悄,窗外月胧明,知音少,弦断有谁听,一步踩出一地的辛酸。那样横刀立马的他,那样意气风发的他,在夜深之时也有着这样的白首为功名的叹息。生命是如此的复杂,犹记得当年吟唱着满江红的他,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亦记得那个百万军中取敌人首级的将军,那个醉梦里仍梦见吹角连营的文人,那个以武为志以文显扬的男子,辛弃疾。有人说,他是对南宋羸弱的补偿,是照亮那个灰暗时代的灿然烟火。记得他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的豪迈豁达,也记得他众里寻他千百度的孤寂落寞。他们都是在寻找蓦然回首却在灯火阑珊处的那份信仰,在黑暗的时代举着火把独行。该说是幸运吧,还好还好,还有这样的人用生命支撑着宋代的万千百姓。这样的他们说,生命的信仰值得我们苦苦追去,绝不回头。


  唐宋的他们用信仰写着生命的歌,清浅或者骄傲,固执或者从容,在那些个落英漫天的季节里,给我们留下了深深浅浅的梦境。

 

(朱亚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