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远方而不是此间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1-01-07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小时候,总是被催促着早睡,因此每晚九点之后的世界便是在梦中了。总是在猜想:九点之后的电视播出的是什么节目?九点之后家之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家门口那条黑漆漆的小巷子的尽头到底有没有鬼怪?梦中发生的光怪陆离的故事到底是不是真的?而自己,便是九点之后世界的造梦者———在这里,几乎每个梦都是我这个涉世未深的孩子编织出的奇趣冒险故事,勇敢无畏却又单纯至极。

               
  那时候的我们都特别穷,口袋里捣腾半天也就那几毛钱,可悲的是那时候的零食又是那么诱人,那时候的玩具又是那么新奇,那时候的小摊简直就像潘多拉的魔夯岈上面几乎盛满了我童年对整个世界的追求。但是没有办法,口袋里的钱只能允许我们驻足凝望,然后记下它们的样子,回家之后继续在幕幔中编织自己的“玩具总动员”。


  在最有冒险精神的年纪却只能做梦,的确是我那个年纪最大的烦恼。


  不记得自己小时候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学会之外的大部分时间我被反锁在家里,等待着下班回来的父母。这样的童年不允许身体的出逃,却极容易放恣出更多思想上的叛逃。每天都喜欢望着窗外,想着怎么跑出家门,去很远的山上看日出,去班上可爱的女生家门口偷窥,去空荡荡的操场上打弹珠,去把楼下一长排自行车哗啦啦地推倒然后屁颠屁颠地走开……那时候觉得这些压抑迟早会爆发,总有一天等我长大了,我就不会继续受到这些限制,可以整夜整夜地通宵,口袋里有足够买任何玩具的钱,没有人再把我锁在家里,我可以自由自在地把那些现在看起来卑微的梦想一个个实现。可是当我真正到了长大的这一天,我才悲惨地发现,我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这种被各式各样的条条框框制约的生活,并且不能自拔。我已经不再拥有那种憧憬般的开心,感恩似的快乐了……我想我活到了一个尴尬的年纪,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不再年幼。昨天还以为自己的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像是还没有分裂的细胞,可以分裂成任意器官,今天却已经迷茫在现实的边缘,感觉自己已经被带进一个陌生的阶段,一个不允许自己幼稚、逼迫自己坚强的年纪。


  这样的年纪是被约束的,它不允许胡闹,不允许顽皮,不允许自由的一腔岈因为再不会有人为你的天真无知买单。母亲总是千叮万嘱地告诫我,“少管闲事,不要去干涉公众的事情。”小时候一直对这句话奉做神明不敢违背。后来到了青春期叛逆的时候曾经对这句话产生反富岈觉得她的话妨碍了社会正义,是一种消极的个人主义。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觉得这句话的深刻,因为生存在这一个社会里,个人的一些权利没有法律的保障,或许只有模棱两可的冷漠消极态度最为稳妥而安全。


  但这样的生活就像是一场枯燥的旅谢岈在救赎之前会有很长的迷失。因为这样的世界观中很难有明确的价值判断,什么是善?什么又是恶?这意味着以往同恶、同暴力对决的立场变得暧昧起来。社会种种尖锐的矛盾隐忍在我们这种模棱两可的表情下显得越发地尖锐———就业生存的压力在拷问我们,形形色色的物质利益在诱惑我们,一幕幕社会事件扭曲着我们,玻璃做的灯饰从象牙塔上掉落,发出最后的呼救声,谁来救救我们的青春?


  韩寒在独唱团的序中曾经这样写过:“总有一些世界观,是傻呵呵地矗立在那里的,无论多少现实,多少的打击,多少的嘲讽,多少的鸽子都改变不了,我们总是怀有理想的。”我想唯一能拯救我们那已经渐渐功利和冷淡的青春的,就是那些还傻呵呵矗立的理想吧,那些我从小到大都一直追寻着的远方。


  写这篇文章时我刚好二十一岁,年轻,雄心勃勃,幻想旅谢岈充满对未知的好奇和勇气,梦想着成就自己的事业,渴望在大地上游走,能够看到更广阔的世界。我想人的一生,或许只有这样轻狂的年纪才担当得了那样放任的梦想。


  于是,年轻的时候就让我们去远方漂泊吧。漂泊,会让你见识到你没有见到过的东西,让你的人生半径像水一样蔓延得更宽更远。漂泊,需要勇气,也需要年轻的身体和想像力,便收获了只有在年轻时才能够拥有的收获,和一狍你年老时的回忆。人的一生,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叫作无愧无悔的话,在我看来,就是你的童年有游戏的欢乐,你的青春有漂泊的经历,你的老年有难忘的回忆。


  鲁迅说,青年中也有混蛋、有懦夫、有叛徒。我想我们是时候该觉醒了,远方而不是此间。我们是要不安分的,要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要想入非非的,青春应该是像春天里的蒲公英,即使力气单薄,个头又小,还没有能力长出飞天的翅膀,但是藉着风力也要飘向远方。

 

(丁 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