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吊不起来的信仰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1-04-18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在人群只岈我习惯看一看周围人的手腕,那里似乎藏着一个属于当代中国人的内心秘密,从不言说,却日益增多。”

  

越来越多的人,不分男女,会戴上一个手串,这其只岈不乏有人仅仅是为了装饰;更多的却带有祈福和安心的意味,这手串停留在装饰与信仰之间。这其只岈是这样的一种相信或抚慰?又或者,来自内心怎样的一种焦虑或不安?

  ———白岩松《幸福了吗》之“序:幸福在哪里”

  

每次都在折返点奔跑,痛苦与快乐在心中此起彼 伏,什么是终点?又有什么是必须要信仰和完成的?对 和错的关系本来就很暧昧,如果未来的生命有一千种可能,你的心灵归宿又是哪里?由理想主义者变成颓废 主义者往往只是轻轻那么一推。伏尔泰有句名言:“即 使没有上帝,也要创造一位上帝。”一位无所不能的救 世主也是幻想幸福的一份子,必不可少。

  

去必须信仰一样东西的时候的人心是安闲且平和 的,虔诚的教徒是幸福的,因为信仰可以逐渐支配他的 身体甚至思维,正如你不用担心布达拉宫脚下的藏民因为叩拜而疼痛,也不用担心伊斯兰的信众因为斋戒 而饥饿。因为有时候,真相并不符合人们的需要,但真 相大于感情,感情大于立场。我想很多西方人都怀疑过 上帝的存在吧。他们怀疑过,但是后来不断地暗示自己,然后就真的信仰了。有了信仰之后,内心就踏实了 多了,坚定多了,平静多了。

  

但这层窗户纸很薄,由不得你深想。你不能去洞悉一 腔岈因为信仰的背后也许真的什么都不是?只是个空架子。 因为信仰的好处并不是信仰本身,而是与它相关的敬畏。敬就是你知道什么是好的,喜欢什么,尊重什么,你向它靠 近;畏就是什么是差的,不能突破底线。有点追求就好了, 又有什么东西经得起一遍又一遍严酷地追问呢?就像剥洋椿岈你含着泪一层层地往里剥,最后发现什么都没有。

  

比起那些久经考验的信仰者,大多数人的信仰往 往是杂糅的,抱佛脚的,半吊子的。但我觉得这样的信 仰反而更为真诚。因为这样的你和信仰都不用驮着沉重的包袱,因为越虔诚的信仰越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增 加它的砝码,直到把你压得喘不过气来。半吊子的信仰 不会让你感受到太大的落差,现实和理想隔不了几座 山,几条河。你可以从中收缩舒展自己的情富岈包容许多的畸形和病态而不用固执地去把自己逼成疯子。“躲 避崇高”其实是后信仰时代的命题,因为我们许多人的 本质都是脆弱的,忧伤的,寂寞的,缺乏安全感的,个体 的,需要庇护的。就如人尚未丧失自知性的几种表现———忧郁、自闭、强迫症、交流障碍、妄想、躁狂、焦虑 ……这些特性决定了我们接受不了多么伟大、光换嵬 虔诚的信仰,非主流和小清新这类伤感风格其实就是 为这一代的许多人垒砌了一间小黑房子,包裹着他们的自尊和自卑,他们可以蜷缩起来,让自己尽可能显得 柔弱,以逃避狰狞的现实。

  

与虔诚的信仰相比,有一些小清新是多么幸福的 事情。有点民谣,有点摇滚,有点流谢岈有点诗,就像喝 的不是咖啡,是柠檬水,它是一种舒缓。李宗盛说过“不要抱怨现在的歌曲不好,是这个时代决定的。”“在这阳 光灿烂的午后,我们聚集在一起畅谈祖国美好的明天, 青春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叫嚣着鸡皮疙瘩脸红的所 谓“虔诚信仰”,心中没有希翼也没有绝望,不想掺和政治又躲不过现实,其实也是种小清新。它不代表什么尖 刻的信仰,不代表美好的明天,不代表什么崇高的理 论。因为这个时代容不下太严肃的面孔,不要把任何事 物都倒吊起来,稀里哗啦抖落其中暗藏的秩序。

 

丁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