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窗外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1-04-18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我看着窗子,看着他,看着窗外的世 界。

  

他突然露出轻蔑的一笑,带着骄傲的神 色,一甩头消失在我的视野只岈尽管带着失 去自由后的心理不平衡,我仍旧可以舔舔碗里香醇的牛奶,毫不留情地嘲讽他身上的伤 痕。

  

是我们不同的选择,赐予我们不同的生 命轨迹。生命中是充斥着选择的吧,我要了 紧锁的门与牛奶鱼干,他选了自由的身躯与剩菜残渣。我想我是对的。却又偶尔羡慕他, 面对主人的照料与管制毅然离开的他。

  

当夜深人静,我的幻想就黑夜一样把我 的世界浸没。一闭上眼,我就回到自由的旷 野,有银色的月光,有树枝头上的跳跃,有草丛中的狂奔,有无所顾忌歇斯底里的歌唱, 我感觉我的灵魂启动着最高速,在一望无际 的世界里风驰电掣。没有被强迫去接受主人 给予的一腔岈没有那些让我不得不顺着它们生存下去的条条框框。

  

不久以前,我发现自己已经开始厌恶,厌 恶现在的日子,在主人给你球的时候你就得 玩球,喂饭的时候你就要吃饭,不然就得见穿着白大褂的兽医。不能上沙发,不能在厨 房溜达,不可以在电视上睡觉,甚至与我生 活了七个月的主人都不知道我喜欢哪种鱼 干。

  

“他就没那么多烦恼。”大概不会有吧。我 这样想,并且越来越频繁。

  

今天,六个月零二十五天没见面的他,开 始出现在窗前,把窗那边的世界装点得更加 晃眼。他仿佛是为了回来嘲笑我为吃饱饭而每天呆在几十平方米的房子里,来嘲笑我当 初回绝他那看似疯狂的计划。现在我收起自 己的苦笑,用微微发福的身体上柔顺的毛向 他重申我是很幸福的。我又何尝没有出走的冲动呢?但总能被曾见过的野猫身上的伤疤 浇灭。每当想到那些伤疤是怎样的一种痛 楚,我顿时吸了一口凉气,颤栗顺着鼻孔一 路冲击灌入我不太发达的脑子。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仇恨着我当初的怯 懦。我越发频繁地梦到我在宽广无垠的平原 上奔跑,跃动,穿梭。但是,直到梦到梦中的我累了或是饿了想找我的软床或牛奶碗时, 梦似乎就只能醒了。他越发频繁地经过窗 前,似乎在诱惑我走向窗外的绿草蓝天。他 看着我身边的软床与牛奶碗时,我猜测着他 是否会怀念,怀念现在成为他的窗的另一边,他的窗外的我的生活。

  

他离开的第八个月的第二个星期天。他 在窗那边,我在窗这边,他用爪子隔着那窗 子合着我的爪子,看着他原本的生活,看着被他的瘦小与浑身的伤疤震惊的我说:

  

“生活还得继续。”

 

李舒恒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