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生活】孤独和一杯凉白开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3-04-11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这是一个极其普通的春日下午。在这个时刻,横竖不过下午的3点钟,也许又过了两柱香的时间。慵懒斜挂在教学楼后面的那棵老木棉树上的日头不温不火,倒像是一颗红心的鸡蛋黄,蛋白拨得干净。静静地看着蛋黄看了半天,只觉得春天真的来了。

风起了,窗子外面的树叶呼啦啦地响着。有的叶子被风吹下来了,就像金黄的蝶在空中旋着上下翻飞。就像《诗经》里说的,“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藏匿在树梢上不知名的鸟儿也在呼啦啦的风里叫得很欢畅,一声一声地。

原来想着背英文单词的,我看着摊开在桌上的词汇表反倒觉得实在浪费时间。一个字母又一个字母地记嘶岈刚刚记忆的单词转眼间变得生疏。倘若不是有草纸上抄写的痕迹作证,恍惚间还以为刚才不曾做过任何事。时间太过安静了。

空无一人的宿舍,安安静静的手机,还有掩合的房门,都会让人陷入寂静的洪流中。尽管树上有鸟鸣、窗外有风声、楼下有打羽毛球的挥拍声、走廊上有人来人往的响声,可是还是就这样轻易地没入一种自我的情绪当只岈这种情绪就叫“孤独”。

困在内心的“孤独”剑拔弩张,伺机把我吞灭嚼烂,丢进黑不见底的寂寞深渊。

合起单词表,起身去烧水喝。趁着烧水的空当,捡起被我落在地板上的张爱玲的小说集。张爱玲说:“请您寻出家传的霉绿斑斓的铜香炉,点上一炉沉香屑,听我说一支战前香港的故事,您这一炉沉香屑点完了,我的故事也该完了。”“霉绿斑斓”这个词语太过阴沉,不适合这样风和日丽的午后。换了一页,张爱玲又说:“我给您沏的这一壶茉莉香片,也许是太苦了一点。”是的,带着苦味的茶水也不适合这样桂馥兰香的时刻。

干脆连小说也合起来,就这样看看电热水壶上亮着的指示灯。这下更安静了,安静到连水壶里发热管工作的声音都听见了。鸟鸣、风声、打羽毛球的挥拍声、人来人往的脚步声和烧开水的响声,各种声音融杂,我感觉孤独得要命。

我觉得应该出去走走,或者听听歌,可是又不愿意失去一个这样安静的午后。我听见我心里有一个声音悄悄地和我说:“这样的时刻是最安好的。”突然,在内心张牙舞爪翻腾叫嚣的孤独就不吵闹了,这时候的孤独就像安静的小狗。

依旧盯着电热水壶上的指示灯,我想起很多以前的时候。早晨迎着朝阳在操场上慢跑的时候,中午随意倚靠在图书馆的书架旁看小说的时候,傍晚踩着长长的影子一圈一圈散步的时候,晚上兼职回来在公交上丈量40分钟城市的时候,深夜后坐在电脑前敲着键盘码字的时候……很多的时候都是一个人的时候,这些时候都是孤独的时候。而这些孤独的时候对我来说却不是苦寂的时候,因为我感受到内在的自我既饱满又充沛,就像在春天里在墙角下新长的小草。

其他的时候,我要微笑,要浅笑,要大笑,要笑容满面笑语春风笑容可掬。这时候就像加了太多糖的甜水,只有自己知道太甜腻。

早年背过明代末年的张岱写过一篇文章,极其简短却让我不能忘记。他说:“余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杯而别。”

我暗自把张岱划作自己人,因为张岱看的是冬雪之境,找的是孤独之感。他只想要一个人静静地呆着而已,所一嵬新醅酒相比,冷白开更适合他。

水烧开了,请您纳凉了喝吧,我的故事讲完了。(王 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