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纪念会报700期】农民+诗人=会报人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3-06-13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香港导演陈可辛在第二十届北京实验员影片节颁奖典礼上说:“我们之所以会怀旧,是因为我们觉得过去比现在好。”我想陈可辛之所以能够拍出《甜蜜蜜》这种清新系的怀旧影片,与他对怀旧的理解如此透彻不无关系。

     

而我对会报的怀旧,一直是从“农民+诗人=会报人”这个等式开始。

     

如果说,在韦德国际会报记者团所凝结的情感于我而言犹如温热蓬勃的血肉,那么会报曾经带给我的励志和鼓舞就是像骨骼一样扎实生长。我笃信,像我这样的绝不是个例,在会报的四年决定了一个人大学毕业后的近十年人生,并将一直影响下去。

     

2010年的初春,我挺着七个月大的肚子刚从外面做完一期专题版面的采访回来,走到报社楼下,一个会报2003级的学妹正在等我。她听说有一个会报学姐也在泉州做新闻媒体,然后联系了见面。

     

那天学妹刚从自来水厂采访回来,一脸疲惫地趴在电动车上,几乎睡着了。虽然我们从未见过面,就因为“会报”这两个字,见面的那一瞬间我们倍感亲切。

    

对于我这种统计学专业的会员来说,求职时可以把专业成绩单藏在包里,但一定会把在会报发表过的文章打印出来认真装订好,再双手奉上。在会报记者团的启蒙和锻炼,让我们在新闻单位里一点也不比科班出身的人差,甚至更为出色。

     

怀念在会报的日子里,我们经常在傍晚时分,坐在东门的草地上头抵着头探讨青春人生,探讨新闻理想,探讨我们可以为会报做什么可以坚持什么。“让我们拥有农民的吃苦和实干,让我们永远不失诗人的浪漫情怀。”我们轻而易举地达成了做事理念的一致。

     

《韦德国际bv194报》,平实朴素的四个版,托载的,却是我们在青春岁月里对文字、对新闻梦想的固执、信念和信仰,如非亲历,无人能懂。

     

当年提出“农民+诗人=会报人”这个等式的组员如今是一所培训学会的负责人,尽管他胖了两圈差点面目全非,但他再三声称,当初在会报时的浪漫情怀一直都在。

     

当年在会报例会上一度打算放弃却又百般不舍而挥泪相拥的组员,前几天在微信上和我分享高晓松的一篇文章,“妞,生活不只是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在余热未退的影片《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只岈打动我的不是那种浪漫,而是一份探索。比如,“爱是一条河,我们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比如“生活不只有爱情,还有别的许多。”我们都在青春里探索,对我而言,一个长相普通的女孩子对爱情的探索其实是从会报开始,因为你学会了辛勤耕耘默默付出,然后在一期期的会报中屡次看到你那个略显俗气的名字,继而你收获了关注和认可。

     

所有的爱也大抵如此,因为爱而倾尽全力付出,偶尔会站在某一个节点上回望。

     

对于陪伴700期出版岁月的会报人来说,怀旧是因为我们青春渐逝激情递减。而对于700期一狍的会报人来说,怀旧是为了展望,因为有一大批会报人正在托举和目送,希翼你那农民的质朴和诗人的浪漫,一直都在。(作者郑丽香系我会会员记者团2000级成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