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窗 花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3-11-13 作者: 林艺冰 阅读:

我也许曾经错失,可又怎知,未来不会拥踊峥

 

麦小麦坐在背靠着窗的地方,面墙托腮。忍不住拿起笔在墙上贴着的大卡纸上画了几笔,手又缩了回来,就在缩回来的一瞬间,妈妈凛冽的眼光似乎从后面锁定了她。炒菜的声音噼里啪啦响得热火朝天,小麦吞了口唾沫,小心地回头望了窗外一眼。

妈妈炒菜的背影在烟熏下日渐模糊,窗外的景色却在小麦的眼里越渐清晰。小小的几十平米的房子锁不住她的心,她是那么地渴望窗外的天地。墙上画着的,就是麦小麦的窗外景色,是最美的窗花,贴在她内心的玻璃墙。

这个高楼林立的城驶岈有着家乡没有的独好佳景,却缺少了家乡拥有的广袤天地。她想起家乡秋天的麦田,像浪花一样把她推到了梦想的大门。家乡的麦浪,可以卷走逝去的时光,却无法抹去曾经因梦想而拥有的无二的心情。

那个白发苍苍却精神矍铄的老人,背着画板,从她的梦里走过。当十二岁的麦小麦,站在麦田只岈看着老人一笔一画仔仔细细地勾勒着眼前的场景,纵使被风吹乱了头发,可她却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迷离陶醉。有时候,爱上一件事,就是一瞬间的事,可是要为之付出,却可能需要一辈子。

只是麦小麦并不想等那么久。中考成绩出来的那一天,也就是她迷恋上画画的三年后,她终于鼓起勇气开口,向父母申请去美术中专读书。就在话音刚落的一瞬间,父母的怒气就如沙尘天气扬起的风尘,紧紧裹住了小麦,简直让她窒息。

是啊,现在想想,父母说的不无道理。一个能上省城高中的分数,却要去上美术中专?那不是很可笑吗?可是,学美术花销很大,学美术没出路,这些,我不愿为之屈服,也不愿相信美术是未来的终结者。

当初她也歇斯底里地反抗过,是舅舅的一番话平和了她的内心。梦想的实现不在乎早晚,而在乎是否能够更完美地实现。去省城上高只岈也许才能离她的梦想更近。父母的思想也会改变,父母也需要成长的空间,也许一年后、两年后,他们也会觉得,学美术,可以。

麦小麦怀着将信将疑的心,忐忑地跨进省城高中的大门。她是忸怩的,害怕一迈脚就走错了路;她也是冒险的,一心愿为图画梦赴汤蹈火。

就这样,从忐忑地接受,到坦然地面对,小麦和妈妈在这一间小屋里,已经共度了一年多的光阴。岁月荏苒,可是那朵窗花,却还暖暖地,贴着心;油烟机的声音轰轰作响,可她的世界,还是那么地安静祥和。

“小麦,发什么呆呢?!”

笔哐啷一声掉地,小麦慌忙转头:“没,有点累了,休息一下。”

“组长说了,最近学习任务比较重,你要坚持。”

妈妈只有初中水平的文化,原本也只是一个家庭务农妇人,如今为了小麦的学业,却要背井离乡,每天起早贪黑兼职数份,在这个拥挤的大城市里,为自己和女儿赚得容身之地。为了自己,也为了父母,小麦从前那颗浮躁的心,早已慢慢变得平静,每天安心地读书,抽空画几张画,生活有条不紊。

坚持。这是妈妈每天都要告诉她的事。小麦默默地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画——一扇明亮地可以看到光的窗,外面麦浪澎湃——突然好想好想,推开它。

当年心底涌动的热情开始慢慢地复苏——现在,可以吗?

“妈。”

“嗯,怎么了?”妈妈自顾自地炒着菜,完全没听出小麦语气的变化。

“我想学画画,考艺术生。”

“呲——”青菜入锅,油滴四溅,小麦的妈妈怔怔地看着小麦,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凝固。

星星点缀着夜幕,偶尔路过的卡车轰轰作响,小麦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中午的饭吃得忐忑不安,妈妈从那一刻起,就再也没和小麦说过话;晚饭时发了条短信,让小麦自行解决。

妈妈此时就坐在床帘外的餐桌上,一言不发。似乎触动了久绷的神经,所有一年多来储存的矛盾,在这一天全部耗光。

床帘被风吹起了帘角,小麦不知何时进入了梦中。醒来时,妈妈已坐在床边,温柔地看着她。

“今天和你爸商量了,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我家妞还惦记着她心里的追求。”说到这,话突然断了。小麦想张口说话,却好像有东西梗在喉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下一刻,像做出了某一个重大的决定一般,妈妈重重地呼了一口气:“我们同意你。”

“你也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比以前更加成熟的想法。一年多过去了,一时的热情也该没了,可你还是坚持着当初所坚持的。美术中专不好,你爸说了,要上也要上高水平大学的美术专业,再苦再累,我们也会陪着你走。”                   

也许这是麦小麦生命只岈无与伦比的快乐。她猛地起身,抱住了妈妈,泪水闪着光滑落,像夜幕中的星星一样闪亮。

也就是在这一刻,麦小麦突然明白,舅舅当年说的都是至理之言。梦想,它是只属于你的,却又不只是属于你的,但这朵内心的窗花,只要你爱着并愿意为它修饰,总有一天,它会在现实中绽放。(林艺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