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稻香坦途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3-11-13 作者: 黍离 阅读:

 国庆假期里我随父母去了一趟乡下,虽然不是到了什么与世隔绝不知魏晋的地方,但也是一辆小车在郁郁葱葱的斜枝荫蔽下拐拐绕绕,直到我头晕目眩时才从眼皮缝里遥遥觑见了那一畦盘踞在山腹中的村落。记忆中那是个书画中的世外民居,大多是黑褐色的老木楼或者泥灰的旧砖房,葱郁的苇草掩映着村前潺潺的河流,爬满藤蔓的石拱桥已然废弃,数米之外便是新桥,同被覆上浅灰水泥的山路相连,狭窄但胜在平整,为这个仿佛是从过往时光中裁剪下来的深色村落添上了一笔现代化的亮色。

然而,这一次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出人意料的灿烂鲜明,自我家车轮下向前延伸的道路竟落满了连绵不断的金色,就像是一条璀璨绵长的黄金地毯,在阳光下蜿蜒盘桓,富丽的色泽极尽温柔地环抱着村落与袅袅炊烟。

不是没有见过晒谷的场景,也知道农家喜欢将谷子铺在马路上借助车轮碾米,然而,这等稻谷将一整条道路铺成金色的规模却是我从未想象过的。我一时反应不及,怔怔的任由轿车载着飞驰,耳畔是漫长的沙沙声。

从小到大,我们朗诵着“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叹息着“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漫卷史书,我们痛斥着暴政的穷凶极恶苛捐杂税,扼腕着一代代退无可退揭竿而起的起义斗争;佳节良辰,我们祈祷着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梦想着岁丰年稔民有所养……潜意识里,我们所知的农民就是在社会最低层的一类人,永远在面朝黄土背朝天中艰难耕耘一国一家的根基,千年来定格的剪影是一支朝九晚五中压弯的脊梁。即便取消农业税、杂交水稻新品种培育等等好消息纷至沓来,即使知道依靠机械化和普及水利,务农早已不比过去艰难,即使明知几十年来我们再也没有遇上大饥荒,我也难以在这些书面化的信息中触及到真实感。所以,当这条稻谷之路豁然显现在眼前时,我的眼睛忽然就酸胀起来——原来,真的是好了。

世无饥馑,一直是中国的梦想。

也许会惹人发笑,在这个呼唤星辰大海大国梦的时代,我还喏喏蹲守于衣食无忧,关注一亩三分地的收成。其实不然,农桑乃立国之本,工业为强国之基。农夫春种粟,秋收子,辛劳一身,以飨天下。古今圣贤士人的国家之梦,可以是天下为公人无纳私,可以是鸡犬相闻民无往来,可以是大风起兮守土开疆,却独独缺不了一个“粮”字。

记得《礼记·大同篇》里说过:“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天下大同,华夏文化传承千载的中国梦并非镜花水月,归根结底不过是皆有所养。听起来如此平凡,然而,在那些衣香鬓影隐去途有饿莩的王朝盛世里,在那些朱门酒肉掩盖家田税尽的太平治世里,盈车嘉穗也仅仅是寄于风调雨顺的危险平衡,一经灾害便又是一场风雨飘摇。中国人向来敦厚隐忍,所求不过一口温饱。闾阎扑地,不如稻谷铺地;钟鸣鼎食,不若家家饱食。我们总遥想先人仙风道骨吟诵诗书是何等风雅,又何曾细思过“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这样的小句竟是劳动人民传唱千年的祈盼呢?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当恩格尔系数日益降低,如今的我们又有了千万个远大的梦想,满足了温饱,开始追求小康,可一峤天探月,蛟龙入海,追求诗书礼仪,大国风范。中华复兴也罢,富国强兵也罢,梦想以丰衣足食为始,以天下大同为终,正像一个循环往复的魔比斯环,这条稻香铺路正是我们不断追寻新的中国梦的黄金通途,而我们为梦想之遥遥犹在前行。

生活愈好,所求愈多,眼界愈广,中国的梦想也愈加缤纷。借国庆的一缕余温,愿我的祖国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本朝已承平64年,按我们中华惯例,当准备迎接盛世。(黍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