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团队原创

团队原创:

时光的回忆——外公

编辑: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发布日期: 2016-05-19 作者: 伍露露 阅读:

想起一个人我总能想起他的声音,除了外公。

春节是小时候最开心的时候,我对外公的记忆也总是停留在春节,停在他从内堂踱步而来的身影上......

揣着红包才是过春节的气氛,外公总是最后一个慢悠悠的走出来,拖着他的小个子,额头略宽双目无神,眉毛有几根白色的,鼻毛也伸出来几根,样貌不好看还不怎么爱笑,仔细回想我竟没有听过外公的笑声,仿佛声音随着年岁融入到了岁月的面容,头发没几根还抹上了发胶,皮鞋总是亮堂堂的。小孩们总不知道外公给我多少压岁钱,因为我是唯一一个用红包包着的。

我八岁后外公就再也没有穿过短裤,那年春节,热闹至深夜,我和外公一起坐沙发上烤炭火,突然间睡意一上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接下来耳边就是各种嘈杂的声音,在匆忙的人群里唯有我和外公安静的坐着,我也不记得当时是什么样的感觉让我呆呆的坐那一动不动,我望向外公,他居然合着嘴在对我笑,但那只是笑容,没有安慰也不发一语。

那么多年了,相册也积攒了满满的几大本,我和妈妈整理相册的时候,偶然掉出来一张外婆与外公的合影,我盯着看了好一会。

“这是你外婆外公唯一的合影了。”妈妈侧过头看了一下又继续整理。

“妈,为什么外婆说她和外公没有感情呢。”

“你哪听来的这些,大人的事你不懂。”

“谁说我不懂,我还听舅妈说,你为这事去找外婆,被我外婆追了一条街呢,嘿嘿。”

“你外婆说话老是那么刻薄,那会儿又不是封建社会包办婚姻,没有感情能结婚么,再说了没有感情能有我们六兄妹么。”

我又拿着照片看了一会,那个年代拍照很简单,两人站着或者都坐椅子上,照片颜色是黑白的,照片里的人也没有表情,各自坐在大木椅上还隔着一张茶桌,照片虽然不能说话,身体看起来却诚实得很。

转眼间外公都已经八十高寿了。在外婆家里用过晚饭,又是大家一起闲聊的时间,我盯着外公往昔的墨画,实在是无法克制地赞叹了一下,妈妈骄傲又叹息道:“你们这些兄妹啊,谁都没能学到你外公的皮毛,实在是可惜了。”舅妈走近看了看:“当初你外公摆张桌子在大街上替人家写春联的时候,,队伍排得可长了!”外公的书法和墨画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一家人也偏偏只有我喜欢书法,然而毛笔、墨汁、宣纸早已在家里存放了好几年,除了积攒灰尘外一切崭新如昨。

我望向呆滞地坐在沙发上的外公,除了添上长裤底下的伤疤,还是八岁那年的位置,还是不说一句话,只是一个人固执汤勺颤颤巍巍地往嘴递送碗里的东西,我不记得外公的声音,连勺子碰碗的声音都不记得。

 

 后记

这世上再没有比转瞬即逝的时间和相伴不倦的感情来得珍贵,匆匆数载,你来不及或是想不到的事,时间会替代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